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开奖直播 >

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陈佐洱

发布日期:2019-11-12 07:22   来源:未知   阅读:

  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陈佐洱2014年8月28日在北京接受大公报北京分社总编辑孙志独家专访时指出,普选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国际标准”,各国的情况千差万别,都是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国际标准”是戴耀廷和他的同伙政客蛊惑人心的伪命题,一旦占中即成港版“颜色革命”。以下为采访全文:

  大公网8月28日讯(记者孙志、张宝峰)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陈佐洱今天在北京接受大公报北京分社总编辑孙志独家专访时指出,普选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国际标准”,各国的情况千差万别,都是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国际标准”是戴耀廷和他的同伙政客蛊惑人心的伪命题,一旦占中即成港版“颜色革命”。他强调,香港基本法规定2017年普选之际特区永久性居民都能够依法享有选举权,意味着港外籍永久居民亦具选举权,这比国际公约有关人权的要求更开放。以下是采访全文:

  大公报:香港对于2017普选行政长官还有一些争拗,全国人大常委会正在审议香港政改报告,决定一旦出台意味着什么?最终的决定会如何设计香港政改的具体路向?

  陈佐洱: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香港政改问题的决定现在还没有出台,社会上有很多猜测和建议,但不管怎样,我认为全国人大是国家的最高权力机关,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做出的决定是具有法律效力的。一旦决定出台,全国都要遵从。我和广大香港同胞同样期待最终的决定出台。

  香港关于政治体制发展问题的讨论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不是以天以月来计,而是以年来计的。我认为此时,全国人大做出决定是非常必要和适时的。因为香港是一个民主法治的社会,各种意见都可以提。但是时至今日,还有一些明明知道是违反基本法却偏要违法的意见,甚至要挟中央,宣称如果不按照自己的意见来办,就要占领中环,瘫痪中环这个金融中心。

  在这个时候,全国人大常委会做出决定,就是为了加速凝聚社会共识,为普选指明方向。落实行政长官普选,主要就是要落实基本法第45条第二款的规定。所以不管猜测和建议如何,我相信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的决定一定会在基本法的框架内加以设计。

  大公报:近期,反对派一直以不符合所谓的“国际标准”为由,指摘基本法对普选等问题的规定,对此您如何评价?普选究竟有无“国际标准”?

  陈佐洱:最近很多人都在讨论国际标准的问题。其实,中央是抱着极大的诚意和耐心去跟香港反对派沟通交流,就是希望他们能放弃那些伪命题,其中之一就是所谓的国际标准问题。2017年香港特区将举行第一次行政长官选举,这是非常开放和民主的。香港历史上破天荒的第一次,这无疑将是一次好普选、真普选,而不是假普选。

  中央是抱着极大的诚意和耐心去跟香港反对派沟通交流,就是希望他们能放弃那些伪命题,其中之一就是所谓的“国际标准”问题。2017年香港特区将举行第一次行政长官选举,这是非常开放和民主的,是香港历史上破天荒的第一次,这无疑将是一次好普选、真普选,而不是假普选。“西方国家花了100--200年才做到普选领导人。英国管治香港150年没有做到这一点,中国收回香港后20年就会做到。”

  从近日人大常委会讨论的情况看,我相信将要做出的有关决定不但会符合基本法第45条的规定,而且完全符合《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中有关人权的要求,即:“一人一票”、“票票等值”,这甚至比国际公约更加开放。国际公约要求,只有国家公民才可以依法享有选举权,而香港基本法则规定,特区永久性居民都能够依法享有选举权,换言之,以香港为家的外籍人士同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国公民一样,也都能享有选举权。所以香港的情况比国际公约更加开放。

  至于选举的模式,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国际标准”,各国的情况千差万别,都是因地制宜,因时制宜。美国是选民投票加选举人团选举,分两个阶段的选举模式。这个模式在欧洲人看来,会出现得票多的人当不上总统的情形,但美国人认为这就是美国式的普选。英国是简单多数普选,但是在100多年里也多次出现得票多的政党输掉选举,得票少的政党反而成为执政党的结果。但英国人认为这就是英国式的普选。法国是通过两轮多数普选总统,但是对总统候选人有严格的限制。各个国家在不同的时间段,其普选办法也不一样,而是随着历史的发展有所不同。

  4月15日,全国港澳研究会跟香港的一些研究机构共同在香港城市大学举办了一期关于行政长官普选的论坛。全国港澳研究会的专家们在这个论坛上,就所谓的普选国际标准的问题,与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面对面辩论,全国港澳研究会的专家问戴耀廷,中国香港特区实施普选要符合哪一条国际标准?戴耀廷当时被问得哑口无言,一字也答不出来。遗憾的是,事后戴耀廷和他的同伙政客继续用所谓要符合国际标准这个伪命题来蛊惑人心。

  大公报:现在反对派威胁将在9月1日启动占中,甚至扬言在9月底全面占中。那么中央会采取怎样的措施予以应对?请给占中三子指一条明路。

  陈佐洱:占中无疑是违法的。就像这几年来某些西方国家在亚洲、非洲、欧洲导演的一系列街头政治、颜色革命一样,如果真出现“占中”,就是上演了一出西方国家所惯搞的颜色革命、街头政治的“香港版”,就是一场把戏而已。

  中央政府、特区政府、社会各界有识之士怀着菩萨心肠,可以说是苦口婆心,已无数次地劝诫、警告某些人勿要犯法“占中”;但我相信包括特区政府在内的任何管治者,为了维护国家的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为了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也一定会依法实施霹雳手段。

  大公报:委员长在此间表态称,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政改)的决定既要符合基本法,也要符合国家的利益和国家的安全,“国家的利益和安全的内涵”是什么?

  陈佐洱:我完全拥护委员长的论述,他点到了人大常委会将作出的决定的要害,那就是“两个符合”。因为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香港的任何利益,包括政治、经济、社会的发展,当然须跟国家的政治、经济、社会的发展是融合一致的,共同发展,互惠互利,而不能相反。事到如今,香港回归已经17年,全中国所有的省市自治区,包括澳门特区都已经有了国家安全法,唯独香港没有,所以在香港政制发展的过程中,尤其需要考虑符合国家安全方面的要求。

  大公报:6月份,您在香港演讲时提到香港青年的问题,现在很多青年人被一些错误言论所蛊惑,让人觉得很痛心。您对香港青年想说些什么?

  陈佐洱:主流民意和青年不可分,主流民意和青年的意志就体现在最近这一个月的100多万人的“二保二反”活动当中。8月17日,有约19万余人参加的和平普选大游行,其中就有很多青年,这说明广大香港青年是要保和平保普选,反暴力反“占中”的。